搗蛋貓窩
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


個人小說論壇
 
首頁首頁  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登入  

 

 搭檔

向下 
發表人內容
月紫霙
Admin
月紫霙

文章數 : 182
注冊日期 : 2015-10-02
年齡 : 35

搭檔 Empty
發表主題: 搭檔   搭檔 I_icon_minitime周四 7月 26, 2018 2:15 pm


搭檔



如果在天空下著瘋狂大雨的那天,我若沒有遇見你,那麼我終將可能不知在何處。

可,因那天我遇見了你,所以我的人生完全變得不同,我的存在也有了意義。

為了保護你,我願意犧牲我自己。

我一生最好搭檔是你。

再不會有別人。
✾✾✾✾✾ ✾✾✾✾✾
伊希嵐‧寒冰走在聖殿內的走廊上,正預備趕到聖殿最大的比武場。

而窗外則是難得的下起罕見的大雨,已經連續下了三日依然沒有停止的跡象。

突然,伊希嵐‧寒冰停下腳步,從窗戶外向裡面看。

這裡是離大比武場最遠的一個小比武場。

只看見,夜嵐獨自一人待在裡面練劍。

伊希嵐‧寒冰並不是第一次見到夜嵐,在聖騎士徵選會時,他便已看過他,但每次看到他時,他都是一個人,沒人和他談天,也沒人和他一起訓練,就跟他一樣。

因為,他是代表著光明神嚴厲的殘酷冰塊組的寒冰騎士,所以他被孤立,所以他只能孤單一人,那麼,夜嵐呢?

他又是為了什麼,所以才總是獨自一人?

伊希嵐‧寒冰迷惑不解。

過了半晌,夜嵐收劍,正在運氣調息。

「一個人不寂寞嗎?」伊希嵐‧寒冰不知何時已經走進小比武場內,問道。

「什麼?」夜嵐聽不明白,於是反問道。

「我是說,一個人練武不寂寞嗎?」伊希嵐‧寒冰再次問道。

「不,我已經習慣了。」夜嵐眼神黯了一黯:「況且,那群傢伙根本就不樂意和待在我一起,更何況是要和我一起練武了。」

「為什麼?」伊希嵐不解的問道。

「我懷疑你如果知道我的身份之後,你還會問為什麼嗎?」夜嵐輕笑。

「為什麼?」伊希嵐‧寒冰非常不解:「這和你的身份有什麼關係?」

「看樣子,你是真的不知道呀。」夜嵐看著伊希嵐‧寒冰說:「我是來自於號稱擁有王族血統的貴族家-布蘭頓家,而我正是曾經一度被當作叛徒、因而被國王起兵征討滅殺的鮑里斯‧布蘭頓伯爵;我的母親則是冰之女巫卡嫚‧布莉坦妮‧布蘭頓。這樣說,你明白了吧?」

「可是那些事情都不是你做的,對吧?」伊希嵐‧寒冰說。

「是呀,確實。」夜嵐唇邊出現一抹苦笑:「但他們可不是那麼想呢。」

「太陽說:『無法理解自己的人,不用理會。只要我們知道我們自己在做什麼就好。』」伊希嵐‧寒冰想起格里西亞‧太陽對他說的話,如此對夜嵐說道:「這是某一天太陽跟我說的話。」

「果然是很有他風格的話呢。」夜嵐聞言低聲輕笑著。

這時,現任的寒冰騎士-海瑞.寒冰和現任的白雲騎士雅沛恩‧白雲雙雙自門外走進來。

「伊希嵐,教皇陛下正在找你。」艾勒.寒冰冷淡的對伊希嵐‧寒冰說道。

「瀠,教皇陛下正在找你唷。」雅沛恩‧白雲說同樣一件事,對象卻是夜嵐。

「是。」

「我知道了。」

兩人應聲,雙雙跑出小比武場,往教皇室而去。
☆☆☆☆☆ ☆☆☆☆☆
「這是什麼樣任務?」夜嵐問道。

「是要消滅一種名為魑魘的生物和逮捕造出這種黑暗之物的魔法師巴薩拉。」教皇如此說道。

「等等,如果是有關黑暗生物的話,那麼應該是屬於尼奧老師和格里西亞的任務吧?」伊希嵐‧寒冰疑惑的問道。

「是呀,我本來也打算要交給尼奧或者是格里西亞那小子執行的。」教皇看了看伊希嵐‧寒冰又看了看夜嵐,眼神裡透出一絲擔憂,只是他裝出冷靜的神情,說道:「不過,白雲那傢伙跟我說,讓我把這個任務交給你們執行,怎麼樣,你們還有什麼問題?」

「是雅沛恩老師指定的?」伊希嵐‧寒冰露出迷惑的表情。

而夜嵐則是面無表情的說道:「我明白了,任務地點呢?」

「是在烏蘇耳瑪布森林之內,只是......」教皇沈著臉說道,臉上出現非常罕見的凝重表情。

「就是那個傳說中魔族領地?」夜嵐沈思道:「不過,魔族應該已經退出歷史許久了。所以,老爺子,您應該不是在擔心這個吧?」

「沒錯,果然還是被你看出來了呀,瀠。」教皇苦笑道:「事實上,昨天我收到情報指出黑帝教最近似乎開始有復活的跡象,而他們的教主雅瓦拉更在這幾天曾經出現在烏蘇耳瑪布森林附近的幾個城鎮之內。」

「教皇陛下,是擔心他和巴薩拉聯手,是嗎?」伊希嵐‧寒冰説道。

「是,倘若他人聯手起來,那麼事情可能會無法收拾。」教皇點點頭道。

「我們明白了。」夜嵐說:「我們兩個人明天就出發。」
✬✬✬✬✬ ✬✬✬✬✬
巴雷達普城位於葉芽城東南方約五百公里,地形為高原,地勢險惡,是進入烏蘇耳瑪布森林的補給站。

一群身著黑衣的男子走進了巴雷達普城內最大的酒館-阿瓦隆內,他們坐定在角落的位子上,低聲的互相討論著。

店主見到這群黑衣男子神祕舉動,暗暗皺了皺眉,不過,他看了那群黑衣男子一會兒,又轉頭去招呼其他的客人們。

接著,有兩個年輕的騎士也走進阿瓦隆酒館,他們看了店內一眼,便坐到那群黑衣男子的斜對後座,慢條斯理的喝著酒。

偶爾,這兩個年輕的騎士互相交換著意見,偶爾卻不時抬頭望向那群黑衣男子之後,又轉過頭聊天。

過了一會兒,那群黑衣男子到櫃檯結了帳,離開阿瓦隆酒館。

那兩個年輕的騎士見狀,也立刻到櫃檯結帳,跑出酒館,追那群黑衣男子而去。

這兩個年輕的騎士不是別人,正是偽裝成一般騎士的伊希嵐‧寒冰和夜嵐。

而在他們前面的那群黑衣男子則是曾經被強迫解散的滅帝教的教眾們。

「還不行,現在還不能捕捉他們。」伊希嵐‧寒冰說:「至少先看看他們要做什麼。」

「你說的沒錯,擒賊先擒王,等到雅瓦拉和巴薩拉出現時,在一齊逮捕。」夜嵐同意道。

此刻,他們正追著滅帝教教眾們進入烏蘇耳瑪布森林內,兩人的聲音都壓到最低,只讓彼此聽見。

「他們轉向了。」伊希嵐‧寒冰看到滅帝教教眾走到左邊,提醒夜嵐道。

「左邊是山洞群,所以這些人應該是要到其中某個山洞和雅瓦拉以及巴薩拉會合吧。」夜嵐推斷道。

「嗯,他們停下來了。」伊希嵐‧寒冰專注的盯著滅帝教教眾的行動,道。

過了一會兒,一名年約四、五十歲,有著黃色短髮、黑眼,性格非常粗魯火爆,身上有著非常強烈火屬性的男子出現在那群滅帝教教眾面前。

「是巴薩拉。」夜嵐一看見這名黃色短髮的男子,立刻悄聲對伊希嵐‧寒冰道。

「不過,沒看到雅瓦拉。」伊希嵐‧寒冰也悄聲說道。

「可能在另一邊,聽聽巴薩拉和這些滅帝教教眾要做些什麼。」夜嵐說。

「嗯。」伊希嵐‧寒冰應了聲。

「你們在搞什麼,怎麼那麼慢?」巴薩拉一見到那群滅帝教教眾立刻破口大罵道。

「你沒有資格命令我們,我們只遵循教主的命令。」滅帝教教眾當中的首領冷冷的對巴薩拉說道:「我們之所以在這裡,只是因為教主命令我們幫你而已。」

「什麼幫我?」巴薩拉不悅的說道:「是你們的教主說要跟我合作的,好嗎。」

「這件事無需辯解,反正教主要我們協助你。」滅帝教教眾的首領面無表情的說道。

「罷了,這件事之後再談。」巴薩拉冷冷的道:「寶貝就在這裡頭,我需要你們幫忙取出。」

「知道了,請帶路。」滅帝教教眾的首領點頭道。

於是,巴薩拉和滅帝教教眾一個接一個走進山洞內。

伊希嵐‧寒冰和夜嵐見到巴薩拉和滅帝教教眾進入山洞內,當然也跟著進入了。
☬☬☬☬☬ ☬☬☬☬☬
巴薩拉和滅帝教教眾一行人,走在最前面,彼此完全不交談。

此刻,他們尚未察覺伊希嵐‧寒冰和夜嵐兩個人正無聲無息的悄悄跟在後頭,只等待掌握確實的證據之後,一舉逮捕他們。

當他們走過一處長廊後,面前出現了一個非常寬廣的大山洞。

山洞的正中央有一個不大不小的祭壇,祭壇上擺置著一個雕刻非常精緻的盒子,盒內擺放著一條平凡無奇的黑石戒指,在擺放黑石戒指盒子的後頭,還有許多已經打了開來的珠寶盒;而在祭壇前的地面上,則是插著兩把劍,一把是銀白色帶著冰藍花紋,而另一把也是銀白色,但上頭的花紋是接近黑色的墨藍色。

「我只要那個戒指,其他的東西就隨你們拿。」巴薩拉如此對滅帝教教眾的首領說道。

「我們知道了。」滅帝教教眾的首領回道。

接著,他走向祭壇前,想要取走盒內的戒指。

就在這個時候,伊希嵐‧寒冰和夜嵐兩個人出現在巴薩拉和滅帝教教眾的面前。

伊希嵐‧寒冰冷淡的對巴薩拉宣告道:「巴薩拉,我現在以你傷害法布里奇奧和哈爾多爾奧斯致死罪名逮捕你。」

「可惡,聖騎士?!」巴薩拉看見突然出現的伊希嵐‧寒冰和夜嵐,臉色鐵青:「你們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跟蹤我們的行動?」

「打從你們踏進巴雷達普城之後,我們就開始跟蹤了。」夜嵐冷冷的回道:「現在你打算逃脫嗎?但我們是不會讓你逃脫的。」

「誕生至黑暗深淵的死亡之獸,應承我的招喚,出現於現世吧,把你面前的敵人吞噬殆盡,魑魘現形。」巴薩拉念誦咒語招喚出他的魑魘大軍要攻擊伊希嵐‧寒冰和夜嵐兩人。

對於僅有蠻力的魑魘,經過嚴格訓練的伊希嵐‧寒冰和夜嵐兩人,並不是特別難對付,但面對隨著巴薩拉的念咒聲而不斷出現的魑魘,兩人還是暗暗皺起眉頭。

突然間,從山洞入口出現一個有著白色短髮、黯紫雙眼的老人,發出喑啞乾澀的聲音:「咯咯,我還以為是什麼麻煩人物呢,原來只是兩個小毛頭。」

「雅瓦拉?!」夜嵐看到老人立刻臉色大變。

然後,他悄悄的握住伊希嵐‧寒冰的手,拉著他緩緩的、不讓雅瓦拉和巴薩拉察覺的步伐,往山洞入口處走去。

夜嵐一邊帶著伊希嵐‧寒冰往山洞入口走,一邊對雅瓦拉問道:「你察覺到我和伊希嵐在跟蹤你們,打算揭發你們的犯罪事實,因此便反過來跟蹤我們,趁我們和巴薩拉打鬥時,你就趁機以『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法,捉住我們,是嗎?」

「呵呵,沒錯。」雅瓦拉大笑道:「真是可惜了,你們年輕的生命呢,因為你們就要這裡喪命。」

「你說你覺得我會讓這種事情發生嗎?」夜嵐冷笑,然後他推了伊希嵐‧寒冰的背一把,說:「你趁我和雅瓦拉、巴薩拉對戰時,快點逃出去,回城內求救。」

「你們誰都逃不了。」雅瓦拉哈哈大笑道,接著,他招喚出無數的魔獸和不死生物,對付夜嵐和伊希嵐‧寒冰兩個人。

「是嗎?那可不一定。」夜嵐說道,跟著持劍往雅瓦拉攻去。

「臭小子看招。」一旁的巴薩拉因為夜嵐毀掉了他的計劃,因此發狠的發出無數火球攻擊夜嵐。

「冰旋霜舞。」夜嵐見到巴薩拉的火球攻擊,馬上還以冰魔法攻擊,抵消掉。

「黑暗深淵的妖魔們,徹底吞噬這個人類吧。」雅瓦拉見狀立刻唸誦咒語招呼黑暗鬼魔攻擊夜嵐。

「光烈冰焰。」夜嵐沈喝一聲,又是一記冰魔法擊出,瞬間把低階魔物擊殺。

可,夜嵐雖然已把大多數的低階魔物毀滅,但仍有許多的鬼魔對他發動攻擊,而且一旁還有操控火焰的巴薩拉在虎視眈眈。

這時,又一團火球襲來,是巴薩拉發出的;而鬼魔們則是採取圍攻法,各拿兵器圍攻夜嵐。

夜嵐掃視一圈,倏地一笑,往上跳了起來。

雅瓦拉看到夜嵐往上跳,以為夜嵐打算從上空逃走,立刻大聲的命令鬼魔們:「把他攔下來。」

卻沒有想到,夜嵐是使用魔法攻勢:「冰羽之天。」

冰雪宛若輕柔的羽毛緩緩飄落,讓鬼魔們分不清前面的景物,也阻擋雅瓦拉和巴薩拉的視線。

「火呀,將冰雪溶化吧。」巴薩拉看見雅瓦拉的鬼魔們因看不清前面的景物而互相殘殺,因此立刻使用火焰把冰雪清除掉,跟著,他招喚出他的魑魘大軍助陣。

「雪霽冰霬、霰霙渙霜。」夜嵐接連使出兩道冰術,先清除地面上的火焰,接著攻擊魑魘大軍和鬼魔們。

這時的夜嵐早已因為和雅瓦拉、巴薩拉連鬥數場而傷痕累累,但他依然不放棄,手中的劍一直牢牢握住。

雅瓦拉朝向夜嵐發出一道道黑暗之球,背後的巴薩拉也繼續連連發出火球術。

夜嵐臉一沈,險險的避開雅瓦拉的黑暗之球及鬼魔們,可背後的火球術,他便完全躲不開了。

本來以為會被火球打中的夜嵐,卻安然無恙的站在原地。

原來是應該已經離開的伊希嵐‧寒冰又跑回來,救了夜嵐一命。

夜嵐見到應該離開的伊希嵐‧寒冰跑回來,怒問道:「你又跑回來做什麼?」

「我不能讓你獨自應付巴薩拉和雅瓦拉兩個人,那太危險了。」伊希嵐‧寒冰答道。

「兩個人也一樣危險。」夜嵐壓抑著怒氣:「而且這樣要怎麼向聖殿傳送訊息?」

「兩個人至少還有一點機會,何況我不會讓你在這邊犧牲的。」伊希嵐‧寒冰低低的說道,眼神堅定不移。

「你......」夜嵐看著伊希嵐‧寒冰的堅定眼神,無法言語。

「我們要一起回去。」伊希嵐‧寒冰堅持道。

「我知道了,我會帶你離開這裡。」半晌,夜嵐說:「所以,我們要先除去一個。」

「要先對付哪一個?」伊希嵐‧寒冰問道。

「那當然是最弱的那一個。」

話落,夜嵐立刻攻向巴薩拉,伊希嵐‧寒冰則是牽制雅瓦拉。

夜嵐殺的巴薩拉節節敗退,雖然巴薩拉也持劍擋下夜嵐的攻擊,但巴薩拉畢竟是慣用火屬性的火魔法師,比不上經過嚴格訓練的夜嵐。

巴薩拉原本想趁著空隙對夜嵐使出火炎法術,可夜嵐卻完全沒有讓他有這個機會,因此巴薩拉就被夜嵐的一個假動作騙過,讓夜嵐的劍一劍穿心刺進他的胸口。

巴薩拉至死都不明白,為什麼原來站在他身前的夜嵐究竟是什麼時候轉到他的身後,刺進那一劍,他瞪大雙眼,帶著不甘心的表情,含恨而終。

確認巴薩拉死亡之後,夜嵐便和伊希嵐‧寒冰聯手對付雅瓦拉。

雅瓦拉的劍術比起巴薩拉強上了許多,也比夜嵐和伊希嵐‧寒冰強,而且夜嵐和伊希嵐‧寒冰雖強,但他們畢竟還是只有十三歲的孩子,因此在力量上,尚差雅瓦拉一大截。

三人過了不下數百招,夜嵐和伊希嵐‧寒冰的劍已被雅瓦拉折斷打飛。

「還說要打敗我呢,你們力量比不上我,也找不著我的弱點,要怎麼打敗我?」雅瓦拉見狀,狂笑道:「呵呵,你們果然還是天真的小孩子。」

「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是不可能的。」聞言,夜嵐輕笑道:「何況,你就那麼篤定我沒發現你的弱點?」

夜嵐和伊希嵐‧寒冰正站在小祭壇前。


他們卻未發現到他們身後地面上插著的劍,因為沾上他們的血而隱隱放光。

這時,雅瓦拉未免日後夜長夢多,因此在手中凝聚起一顆比方才還要更強、更大的黑暗之球,打算把夜嵐和伊希嵐‧寒冰一齊埋葬在這座山洞裡。

「哈哈哈,你們該不會認為你們能將那兩把劍拔出吧?」雅瓦拉狂笑道:「我不會讓你們有這個機會的,看招。」

「雅瓦拉,你不要太得意了,我們雖然沒有兵器,但是我們兩人還有屬於聖騎士的武器。」伊希嵐‧寒冰冷道。

「不管你們還有什麼手段,都只能到此為止了。」雅瓦拉扔出手中的黑暗之球。

千鈞一髮之際,夜嵐和伊希嵐‧寒冰驚險閃過這顆黑暗之球,然後兩人開始凝聚聖光,形成聖光球擊上黑暗之球,讓兩股力量互相抵消。

接著,他們倆圍繞著雅瓦拉奔跑起來,當一個人利用聖光球攻擊雅瓦拉時,另外一個人便負責掩護。

雅瓦拉被夜嵐和伊希嵐‧寒冰這招『以虛打實』的招術,打的來不及還手,因此身上出現了不少傷口。

雅瓦拉見狀,發起狠來,口中念念有詞,打算使出更強的黑魔法,教訓夜嵐和伊希嵐‧寒冰這兩個頻頻礙事的小鬼。

夜嵐和伊希嵐‧寒冰卻已經又跑到那兩把劍的後頭,一人握住一把劍,將之抽出。

夜嵐握緊手中的劍,對雅瓦拉說:「天下人都認為你沒有弱點,你也的確看似沒有弱點。但事實上,你有一個致命傷,那就是你的右側,因為你的心臟就是在右側。因為一般人的心臟都是在左邊,所以根本不會想到你的心臟位置是在跟一般人相反的右邊,再加上你隱藏的太好,所以才會讓所有人認為你沒有任何弱點。」

話落,他突然出現在雅瓦拉的身後,從背後刺進雅瓦拉的心臟。

「什麼?!這怎麼可能?!」雅瓦拉臉上充滿不可置信的表情,緩緩倒地。

他不明白他一直隱瞞很好的秘密,居然會被一個十三歲的孩子所得知。

「沒有什麼不可能,因為所有生命是不可能有百分百的秘密,包括人也不例外。」

夜嵐冷冷的說完這段話,便和伊希嵐‧寒冰互相扶持,離開這個山洞。

只留下雅瓦拉在原地,帶著永遠無法完成的邪念和滿身罪孽,墮入地獄。

❆❆❆❆❆ ❆❆❆❆❆
在雅瓦拉和巴薩拉伏法的一個月之後,十二個小隊的小隊員名單正式宣佈,夜嵐以綜合成績第一的優異表現成為寒冰小隊的一員。

然後,不知是無意抑或是有心的安排,夜嵐發現寒冰小隊的其他隊員不是對於身份階級不在意,要不就是原本就對於他本人沒有偏見的人。

接著,伊希嵐‧寒冰在寒冰騎士長的陪伴下,出現在寒冰小隊員的面前。

夜嵐和伊希嵐‧寒冰四目交接,相視而笑。

一個月前的那一天,當兩人在聖殿中清醒,才知道兩人因為傷勢過重,因此在走到山洞口之前,便倒地昏迷。

是收到求救訊號的未來的審判騎士-雷瑟‧審判和夜嵐的親堂哥,魔獄小隊副隊長-狄倫‧布蘭頓及時趕到,將兩人帶回聖殿;而雅瓦拉和巴薩拉的屍體,則是交由隨行的光明祭司負責驗屍,寫成報告書上報。

伊希嵐‧寒冰首先自我介紹道:「我是伊希嵐‧寒冰,是你們未來的隊長,請多指教。」

夜嵐‧布里安和其他隊員跪在伊希嵐‧寒冰前,宣讀誓詞:「我們將遵循嚴厲的光明神的旨意,聽從你的領導,服從你的所有命令。」

「那麼以後就麻煩你們幫忙宣揚光明神的嚴厲,懲戒罪犯了。」伊希嵐‧寒冰如此說道。

「是。」夜嵐和其他隊員齊聲答應道。

「那麼我現在宣佈寒冰小隊的副隊長是......」伊希嵐‧寒冰頓了一頓,才接著說道:「夜嵐‧布里安‧鮑里斯‧布蘭頓。」

聞言,寒冰小隊的隊員們全都拍手叫好。

夜嵐站在伊希嵐‧寒冰面前對伊希嵐‧寒冰說道:「我將會協助你帶領寒冰小隊,遵照光明神的嚴厲行事。」

伊希嵐‧寒冰露出笑容。

魔族女孩聽完這個故事,久久無法言語。

因為她實在無法相信夜嵐和伊希嵐‧寒冰兩個人居然在十三歲的年紀擊敗兩個大人,而且還是非常、非常強的大人。

說故事的夜嵐則是走到伊希嵐‧寒冰的身邊坐下。

伊希嵐‧寒冰對夜嵐問道:「你剛剛跟她說些什麼呢?」

「我和你初相識的事情。」夜嵐回答道:「因為她很好奇我們為什麼會變成搭檔。」

「嗯。」伊希嵐‧寒冰點頭。

夜嵐面對著伊希嵐‧寒冰笑著的說道:「對了,伊希嵐,我好像一直忘記告訴你,我很開心能夠認識你,非常幸運和你成為搭檔。」

伊希嵐‧寒冰也笑著道:「我也是。」是與那天一樣的笑容。

是的,他也是。

非常高興認識你,非常高興成為你的搭檔。
回頂端 向下
http://yueziying.365bbs.tw
 
搭檔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搗蛋貓窩 :: 紫藤樓(同人) :: 【吾命騎士】夜嵐 :: ≪番外≫番外-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