搗蛋貓窩
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


個人小說論壇
 
首頁首頁  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登入  

 

 末班車

向下 
發表人內容
月紫霙
Admin
月紫霙

文章數 : 182
注冊日期 : 2015-10-02
年齡 : 35

末班車 Empty
發表主題: 末班車   末班車 I_icon_minitime周四 7月 26, 2018 2:15 pm

末班車



空著手 猶如你來的時候
緊皺的額頭 終於再沒有苦痛
走得太累了 眼皮難免會沉重
你沒錯 是應該回家坐坐

鳴笛聲 悄悄地刺進耳朵
這一次揮手 恐怕再沒機會問候
最後一遍了 換你躲進我雙肘
像靠在 曾搖動我的天空

別說話 淚水你別帶走
鏡子裡的我 已留下你 輪廓上的笑容
別回眸 末班車要開了
你不過先走 深愛是讓不捨離開的人 好好走

鳴笛聲 悄悄地刺進耳朵
這一次揮手 恐怕再沒機會問候
最後一遍了 換你躲進我雙肘
像靠在 曾搖動我的天空

別說話 淚水你別帶走
鏡子裡的我 已留下你 輪廓上的笑容
別回眸 末班車要開了
你不過先走 深愛是讓不捨離開的人 好好走

別牽掛 約好我們再見
散步的午後 要像從前 再挽著手敘舊
別逗留 末班車要開了
路到了盡頭 回頭是爲永留心口的人 好好走

(蕭煌奇<末班車>
作詞:馬嵩惟 作曲:李偉菘)
☹️☹️☹️☹️☹️ ☹️☹️☹️☹️☹️
女孩咬著唇,臉上充滿不甘心的表情。

她不明白明明非常順利的旅途,居然會半途遇上強盜。

又是一群妄想得到傳說中的寶藏的傢伙。

女孩的前面還蹲著一個男人,而在女孩的身後則有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老人現在正無力的倒在地上,無法爬起。

那些強盜方才趁著他們疏忽而無防備之時,使用封陣將三人鎖困其中,尤其是男人身上的封印更是經過強化的。那些強盜知道男人是個麻煩人物。

「你們若是再不把那寶物的下落說出來,你們就得關在這邊一輩子啦。」那些強盜這麼威脅道。

「是嗎?」男人-夜嵐‧布里安輕笑。

「你現在只有一個人,怎敵我們兄弟?」強盜的首領得意洋洋的這麼說道。

夜嵐‧布里安低頭沈思半晌,然後抬起頭,倏地一笑道:「誰說我只有一個人的?你們說是吧,我親愛的隊長們。」

夜嵐‧布里安此話一出,不僅僅是那些強盜愣住了,就連女孩也愣住了。

親愛的隊長們?

究竟是哪些人會被夜嵐‧布里安稱為親愛的隊長們?

跟著,一群人出現了,有男有女,走在最前面領導大隊的是一黑一白的兩個男人。

「沒錯,還有我們呢。在仁慈的光明神的指引之下,居然還有當街攔路搶劫的犯罪者,這可是仁慈的光明神所不樂見之事。」隊伍當中的長髮女孩如此對那些強盜說道。

「啊,沒有錯。仁慈的光明神希望祂的百姓們,都能豐衣足食,沒有苦痛的平安生活,卻沒想到祂所關心的百姓們,居然一時不察,走錯了路子。仁慈的光明神倘若得知,將會是多麼的痛心呀。」領隊的白衣男子跟著說道。

而隊伍中的短髮女孩,則是走到夜嵐‧布里安的身邊,道:「笨蛋,可不是只有隊長來了,連我們都來囉。」她話說完,便對地上一拍,解除封陣,讓他們得以脫困。

夜嵐‧布里安笑了,伸手向著短髮女孩,讓短髮女孩將他拉起:「謝了,副隊。」

接著,夜嵐‧布里安走到老人的身邊,檢視老人的情況。

「原來是十二聖騎士呀,你的隊長們?」老人問道。

夜嵐‧布里安笑著回道:「錯了,是『十三』聖騎士。」他特別在十三加重音。

「是十三呀。」聞言,老人笑了。

「我的隊長是最近剛任命的。」夜嵐‧布里安輕笑道。

「原來如此。」老人點點頭。

後來的那群人果然便是光明聖殿的十三聖騎士和十三個小隊的副隊長。

他們是出門抓夜嵐‧布里安回家的。

夜嵐‧布里安大略檢視過老人的傷勢後,從身邊取出劍來。

「夜嵐‧布里安。」十三聖騎士和十三位副隊長見到夜嵐‧布里安此刻的動作,齊聲怒吼。

「知道、知道,不准動武、不准動武、不准動武。」夜嵐‧布里安笑著說:「我架防禦陣可不算違規吧?」

十三聖騎士和十三位副隊長聞言,紛紛賞了他一個白眼。

「我就說他們很可愛吧。」夜嵐‧布里安笑著對老人這麼說。

老人也跟著笑了。

夜嵐‧布里安將劍插在地上,迅速的架起一道防禦結界。這時旁邊又多了一把劍,架起另一道防禦結界,是伊希嵐‧寒冰的防禦結界。

夜嵐‧布里安從懷裡取出兩個藥罐子,將其中一罐拋給短髮女孩,道:「副隊,那位美女麻煩妳幫忙上藥一下,她扭傷腳,不太能走。」

「嗯。」短髮女孩接過藥罐,然後蹲在她的身邊問道:「妳的傷在哪一邊呢,不用擔心,上了藥很快就好了。」

短髮女孩伸手要觸摸她,卻在摸到她的剎那,又縮回手。

女孩見狀,心一沈,想,果然無法騙過他們的。

可,短髮女孩只是望了夜嵐‧布里安一眼,然後轉回頭對她說:「會有點痛,妳稍微忍耐一下唷。」

接著,短髮女孩打開藥罐輕輕的、慢慢的幫她上藥,讓她完全感覺不到疼痛。

另一邊,十三聖騎士已將那些強盜全數擊殺了。

於是,一行人決定走到一個湖畔紮營。

到達湖畔邊,一群人立刻分工合作,紮營的紮營,打獵的打獵,料理晚餐的料理晚餐。

不多時,所有事情的已經準備好,大夥兒圍成一圈,一邊吃飯一邊聊天。

「敢問小姐和老先生是什麼身份?兩個人為什麼會走在這種荒郊野外呢?」格里西亞‧太陽率先問道。

女孩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因此便沈默不語。

夜嵐‧布里安看見她不語,於是代為回答道:「她的名字是瑪姬,那個老人名字叫作威爾。她和威爾爺爺算是祖孫吧,他們兩個都是純粹的魔族人。」

女孩-瑪姬聞言,露出驚訝的表情。

她無法相信夜嵐‧布里安居然這麼輕易的就說出她和老人的身份了。

十三聖騎士和副隊長們也都露出驚訝的表情。

「魔族?!」

「真的是魔族嗎?!」

他們七嘴八舌的紛紛問道。

「魔族有很多分支,魔族只是總稱。而瑪姬和威爾爺爺是屬於塞蒂爾分支。」夜嵐‧布里安接著說道。

這時,本來安靜坐在喬葛‧大地旁邊的帝摩斯‧白雲突然出聲解釋道:「塞蒂爾分支,是北方魔族的其中一個分支,人民非常驍勇善戰,他們的王稱為阿努比斯,意思是荒野之王。」

「喔,原來如此。」

十三聖騎士點點頭表示了解。

「那麼瑪姬小姐和威爾爺爺為什麼要走這麼路徑呢?」這次換成雷瑟‧審判問道。

「因為這是爺爺的希望。」夜嵐‧布里安繼續代答道:「爺爺說,希望死也是死在家裡,不論是上天堂或是下地獄。」

「這樣子呀,那麼你們家在哪裡呢?」塔佩芬‧聖光溫和的向瑪姬問道。

「什麼?」她愣了愣,不懂塔佩芬‧聖光問這問題的涵義。

「趕快說啦,我們要帶你回家。」奇克斯‧烈火大叫道。

「在那裡。」瑪姬手往遠方一個黃色屋頂一指。

「就是那座城堡嗎?」布蘭頓家的四少爺-狄倫確認道。

「是,不過我沒去過,所以不知道那邊的情況。」瑪姬苦笑道。

「現在我們在這邊看起來是很近,不過要實際走到的話,連今天算在內,還需七日的路程。」夜嵐‧布里安說。

「那我們護送他們到達目的地吧,不然讓他們自己走實在太危險了。」好人-艾爾梅瑞‧綠葉這麼提議道。

「我也認為我們先把他們護送回家比較好。」羅蘭‧魔獄如此說道。

「那麼我們一起把瑪姬和威爾爺爺送到家吧。」格里西亞‧太陽決定道。

所有人便走進大帳篷內,告訴威爾爺爺這件事。

威爾爺爺在聽到十三聖騎士要護送他跟瑪姬回家,高興的連連道謝。

而她卻是怔怔的望著夜嵐‧ 布里安,無法言語。

夜嵐‧ 布里安含著笑,這麼對她說:「所以我不是說了嗎,只要讓他們知道真正的理由,就算他們知道你們的真實身份,他們還是會答應。」

「威爾爺爺,說說我家那位的故事吧。」夜嵐‧ 布里安這麼對威爾爺爺說道:「我很想知道聽聽他的故事,我想我的隊長們也許也想要聽聽故事。」

「爺爺見過初代的寒冰騎士嗎?那麼他是個什麼樣的人呢?」塔佩芬‧聖光興奮的連連問道。

「是呀,那個人呀......」威爾爺爺陷入了回憶裡面。

大家就在威爾爺爺說故事的溫暖嗓音中,遺忘了時間也遺忘了空間。

平安的渡過旅途的第一天。
☹️☹️☹️☹️☹️ ☹️☹️☹️☹️☹️
第二天,一行人上路。

幸好,一路上雖然沒再遇上湖泊,但旁邊有小溪潺潺流過。

而半路殺出來攔路的小妖們-十三聖騎士現在知道攔住他們路途的是妄想得到傳說中魔王寶藏的妖魔,也在十三聖騎士的高度默契下,被當場擊斃。

他們停在一處樹蔭廣大的樹下休憩。

跟昨天一樣,十三聖騎士和十三個副隊長各司其職,分別做事。

飯後,艾爾梅瑞‧綠葉端了一碗藥給威爾爺爺,而昨日為她上藥的短髮女孩-羽戀則是拿著藥罐幫她上藥。

「瑪姬,我來幫妳上藥囉。」羽戀這麼對她說道。

「好,謝謝。」她低聲道謝道。

然後,她轉頭看向夜嵐‧布里安。

此刻,夜嵐‧布里安正苦著臉瞪著自個搭檔-伊希嵐‧寒冰手上的那碗湯藥。

所謂的剋星,就是無時無刻都能把自己吃死死的那個人。

千年前是如此,千年後也是如此。

他說:「嘖,早知道應該先把藥偷扔掉。」

正在幫她上藥的羽戀無良的吐嘈,這是夜嵐‧布里安的說法,愉悅的笑著說道:「別妄想了,藥沒了,還有我可以去找,好嗎。」

沒錯,隊伍中有個真正的光明祭司,所以不需擔心無藥用的問題。

就算再不濟,至少還有個冒牌的光明祭司在。

夜嵐‧布里安翻了翻白眼,認命的接過伊希嵐‧寒冰手上的那碗藥,慢慢喝下。

伊希嵐‧寒冰看著夜嵐‧布里安把藥喝完,露出滿意的笑容,在他的嘴裡餵了一顆他最喜歡的咖啡糖。

「爺爺,繼續說你們的故事吧。」夜嵐‧布里安這麼說道。

「好,話說呢......」

大家聽威爾爺爺娓娓道來他那段年少青狂的過往,彷彿回到往昔。
☹️☹️☹️☹️☹️ ☹️☹️☹️☹️☹️
第三天的清晨,夜嵐‧ 布里安開始發起燒來。

到了中午時分,布蘭頓家另外一個人-狄倫‧布蘭頓也開始發燒了。

兄弟倆正安穩的分別躺在自個搭檔腿上沈睡。

現在她才明白,為什麼第一天看到十三聖騎士的時候,他們的臉色會難看的原因了。

夜嵐‧ 布里安在遇見她和威爾爺爺之前,便已經受到足以死亡的嚴重內傷,因此夜嵐‧ 布里安是被禁止動武的,因為他一旦動武,就可能讓傷勢更加惡化。

但是,為了保護她和威爾爺爺,夜嵐‧ 布里安不得不動武,所以讓他原本稍微好轉的身體狀況,開始惡化。

「真是的,明明都還沒復元呢,還這麼逞強。」伊希嵐‧寒冰低聲的抱怨自己的搭檔。

一邊的羅蘭‧魔獄也是憂心忡忡的望著自己的優秀副官兼搭檔,臉上充滿沈重表情。

因為狄倫‧布蘭頓受重傷的原因,就是為了幫他擋下來自敵人的攻擊。

他明知他是絕對擋不住那道攻擊,但他還是沒有任何猶豫的站在他的身前,幫他擋下。

其實,狄倫‧布蘭頓身上的傷勢比夜嵐‧ 布里安輕微,但也只是比較起來輕微。

在一般人身上致命的傷勢,在聖騎士身上卻是重傷的程度。

威爾爺爺說,布里安‧寒冰也很喜歡逞強,就跟夜嵐‧布里安一樣。

而威爾爺爺的身體狀況似乎也開始惡化了。

想到這件事,她的心不禁難過了起來。

前來找麻煩的小妖,成為十三聖騎士現成的出氣筒。

在這種情況下,一行人度過無眠的夜。
☹️☹️☹️☹️☹️ ☹️☹️☹️☹️☹️
旅途的第四天,一行人選擇在大橘子樹下紮營。

更正確的來說,他們是在一處橘樹林中的一棵大橘子樹下紮營。

今天前來奪寶的小妖,在看到十三聖騎士之後,立刻逃之夭夭。

後來才知道,原來這個小妖一個月前就遇上十三聖騎士,如今再度碰見,怎可能不逃跑。

羅蘭‧魔獄和狄倫‧布蘭頓這對搭檔正站在最大的那棵大橘子樹上,採橘子。

夜嵐‧布里安和羽戀坐在另一棵橘子樹下,正在反覆討論藥草的配製。

人很好的綠葉騎士-艾爾梅瑞‧綠葉端著肉湯進帳篷給威爾爺爺。

其他幾位聖騎士則是圍成一圈,閒聊著。

她終於再也忍不住心頭的疑問,道:「為什麼你們要幫助我和爺爺這兩個魔族呢?」

「什麼,你現在才想到要問這個問題嗎?」刃金騎士-萊卡‧刃金不可思議的問道。

「哪還有什麼理由,想幫就幫啦。」烈火騎士-奇克斯‧烈火大叫道。

「嘖、嘖,美女妳現在才問會不會太遲啦,妳都不擔心我們會把妳帶去賣呀?」大地騎士-喬葛‧大地露出痞子樣說道。

「這是因為我們相信瀠他喔。」太陽騎士-格里西亞‧太陽和聖光騎士-塔佩芬‧聖光異口同聲這麼說道。

「何況瀠他從來都不會做沒有意義的事情。」審判騎士-雷瑟‧審判接著說道。

聞言,她深深的震撼住了。

因為,夜嵐‧布里安也說過類似的話語。

語氣裡,就如同眼前的十三聖騎士一般,有著對彼此的絕對信任。

她不明白這種對於另一個人的信任感,她也未曾學過這種信任感。

因為魔族人是自私的。

只會相信自己。

魔族人的眼裡,只有自己,沒有他人。

她走進帳篷內,聽到威爾爺爺在和帝摩斯‧白雲說布里安‧寒冰在第一次看到威爾爺爺便相信他的事情。
☹️☹️☹️☹️☹️ ☹️☹️☹️☹️☹️
第五天,大地騎士-喬葛‧大地看到樹上綁著的綠黃色絲帶時,徹底崩潰了。

「瀠,這是怎麼回事?你、你不是說她回家了嗎?為什麼會在這裡?」喬葛‧大地緊緊抓著夜嵐‧布里安質問道:「快告訴我。」

「琳亞那時中的詛咒和毒,早已深入骨髓,無法解開。她知道自己沒法復原,所以留下遺言,要我瞞住你,不讓你知道真相。最後她說的是:希望你幸福。」夜嵐‧布里安面無表情的說完一直被隱瞞的真相。

「所以你就答應琳亞幫她瞞住我嗎?這些年,你一直在騙我嗎?」喬葛‧大地眨著眼問道。

「是,對不起,我欺騙了你。」夜嵐‧布里安承認道。

聞言,喬葛‧大地立刻奔入林子內,不知所蹤。

「大地!」十三聖騎士見狀,想要攔阻他已是不及。

「不要攔住他,讓他一個人靜一靜,我等會再去找他回來。」夜嵐‧布里安阻止十三聖騎士的動作,這麼說道。

用過飯,夜嵐‧布里安起身去找喬葛‧大地。

她不明白夜嵐‧布里安是在哪裡找到喬葛‧大地,也不明白倆人談了些什麼。

總之,當兩人回來時,喬葛‧大地的心情已平靜許多,一如往常的和格里西亞‧太陽鬥嘴。

至於另一邊則是開起了逼供大會,被逼供人是夜嵐‧布里安,而負責逼供的人則是殘酷冰塊組的隊長們和他現在的隊長大人-塔配芬‧聖光。

不過,夜嵐‧布里安很聰明的逃脫了。

他指了指本來打算採用偷襲法不成,而被恰好回來的他和喬葛‧大地逮個正著的小妖說:「把這個稍微處理一下,給威爾爺爺加菜。」

對了,前幾天被擊殺的小妖,早已變成她和威爾爺爺的腹中食。

威爾爺爺知道了喬葛‧大地和夜嵐‧布里安吵架的原因,說:「我也曾經為了一個女孩和布里安吵架呢,結果我根本就不知道他為了救那女孩,受了重傷。」

可是,布里安‧寒冰不肯對威爾爺爺說實話。

就讓威爾爺爺誤會著。

後來,威爾爺爺還是知道了真相,發了一頓脾氣,對自己生氣,也對布里安‧寒冰生氣。

那是威爾爺爺和布里安‧寒冰第一次吵架,也是最後一次吵架。

第五天就這樣過去了。
☹️☹️☹️☹️☹️ ☹️☹️☹️☹️☹️
第六天,當她醒來時,夜嵐‧布里安、十三聖騎士和十三位副隊長們早已起身多時。

這些天都是一樣,她永遠都搞不清他們究竟是何時醒來的,總之每次當她起身時,他們早就全部醒過來,各自忙碌著。

不過今天有點不同,十三聖騎士全部圍成一圈,包圍中心的夜嵐‧布里安;而副隊長們則是或坐或站圍坐在四周,保護威爾爺爺。

他們的聲音壓的很低,討論著她一直想逃避的事實。

「如果不是用了感知,不然我真不敢相信威爾爺爺已經到極限了。」格里西亞‧太陽首先說道。

「對呀,真是讓人難以置信。」喬葛‧大地贊同道。

「用藥也無法使威爾爺爺康復嗎?」塔佩芬‧聖光皺了皺眉問道。

「用藥只是讓威爾爺爺不會那麼痛,但是已經沒有辦法讓他恢復了。」羽戀臉帶哀傷的神情回答道。

「不管是誰,都有生命期限,就算是神魔也一樣。」夜嵐‧布里安正色道。

「那麼威爾爺爺大概還剩下多少時間?」雷瑟‧審判問道。

「差不多是最近這幾天吧,所以我們要抄近路。」夜嵐‧布里安說道。

十三聖騎士點頭同意了夜嵐‧布里安提議。

因此,當他們吃完中飯後,便跟著帶路的夜嵐‧布里安走到一處絕壁前。

望著眼前的絕壁,她不禁倒抽一口氣。

因為眼前的絕壁完全沒有立足點,稍一不慎,便會摔落的粉身碎骨。

可,夜嵐‧布里安卻沒有任何猶豫,只是從一旁砍下樹藤,好把威爾爺爺綁在身上。

接著,他背著威爾爺爺率先爬上山壁,後面跟著的是他的搭檔伊希嵐‧寒冰。

其他幾個人也都陸陸續續爬上絕壁,只剩下她和狄倫‧布蘭頓待在原地。

「瑪姬,我背著妳上去吧。」狄倫‧布蘭頓說。

「為什麼布里安不使用風的法術呢?」她疑惑的問道。

「這邊有禁制,無法使用法術,所以隊長才要帶著太陽騎士長一起過去另一邊。」狄倫‧布蘭頓答道。

「原來如此。」

當他們倆人也爬過另外一邊的絕壁後,已是傍晚時分,其他人早已紮好營帳了。

威爾爺爺因為身體不適,早已先行入睡。

夜嵐‧布里安和伊希嵐‧寒冰在吃過飯之後,便一齊離開了,直到深夜,依然未歸。

就在這時,他們遇上了有別於前幾天看到的小妖的魔物,因為他是火之魔王:太風。

就在危急之際,夜嵐‧布里安和伊希嵐‧寒冰恰好趕回,兩人聯手將太風格殺。

後來她才知道,那時夜嵐‧布里安和伊希嵐‧寒冰是到附近蝶谷去看蝶舞,還帶回了蝶谷的小河床底下的五彩繽紛的石頭給聖殿中唯二的兩個女孩當禮物。

威爾爺爺和布里安‧寒冰也曾進到蝶谷,看蝴蝶們的蝶舞。
☹️☹️☹️☹️☹️ ☹️☹️☹️☹️☹️
第七天,旅途的最後一天,同時也是威爾爺爺生命旅程的最後一天。

在威爾爺爺指引下,他們打開了那扇後來增建的秘室的大門。

當他們看到房間內的巨型壁畫時,全部都愣住了。

因為畫中人和夜嵐‧布里安長的一模一樣,或者應該反過來說,夜嵐‧布里安跟畫中人很像是同個模子刻出來一般。

幾乎是在看到壁畫上的身影,她便認出那個人的名。

布里安‧寒冰,同時也是布里安‧布蘭頓,初代的寒冰騎士。

夜嵐‧布里安閉眼沈思著。

在他的面前的小桌上有兩個緊緊上鎖的小盒子,方才她和十三聖騎士輪流想把小盒子打開,卻無法打開。

「嘖,這個是要怎麼打開呀,打不開是要怎麼把裡面的東西拿出來?」喬葛‧大地這麼抱怨道。

「不,這個機關是我家那一位設的,所以一般的思考模式行不通。」夜嵐‧布里安拿起黑色的小盒子,轉頭對帝摩斯‧白雲道:「一起開?」

帝摩斯‧白雲點點頭。

然後,兩個人順著盒子外的紋路,用手指從盒蓋劃到盒底又從盒底劃回盒蓋上,恰好一圈時,盒子發出一聲輕響,盒蓋打開,露出盒子內所隱藏的物品-兩把匕首,一黑一白。

「威爾爺爺,是這個匕首嗎?」帝摩斯‧白雲拿著匕首站在威爾爺爺的面前問道。

「是呀,這兩個匕首是我和布里安成為朋友時,我打造的。我們倆個人各配戴一把。」威爾爺爺看著帝摩斯‧白雲手上的匕首,眼裡充滿懷念:「帝摩斯,這兩把匕首現在就給你吧。」

在一邊旁聽的她在旅途中就發現到威爾爺爺似乎特別關照帝摩斯‧白雲,但她不明白為什麼。

帝摩斯‧白雲拿著黑色匕首遞給夜嵐‧布里安,說:「瀠,要一直帶著。」

聞言,夜嵐‧布里安笑了,接過黑色匕首:「帝摩斯,為什麼覺得我會拿黑色的,而不是拿白色的?」

「一樣。」帝摩斯‧白雲指著壁畫答道。

「我會好好帶著的。」夜嵐‧布里安允諾道。

然後他們離開秘室,回到城堡內他們暫時居住的房間。

晚上,所有人都在威爾爺爺的床邊,圍成一圈。

威爾爺爺的身上蓋著夜嵐‧布里安的大衣,臉色紅潤,顯得精神很好。

不過,他們明白這只不過是迴光返照而已。

「我很高興能在千年前遇見布里安,那時是我最快樂的時候。」威爾爺爺這麼說道:「我很幸運能在千年後的現在遇見他的後人,那就是你-小布里安。」

威爾爺爺總是叫夜嵐‧布里安為小布里安。

「還有狄倫呀。」夜嵐‧布里安說道。

「是,你們兄弟兩個人都像極了布里安,不只是外貌,還有個性也是。」威爾爺爺輕笑著:「真的一模一樣。」

「我和瀠是那位的孫子,會像他是理所當然的吧。」狄倫‧布蘭頓如此說道。

「沒錯、沒錯。還有帝摩斯,」威爾爺爺笑了,然後轉頭看向帝摩斯‧白雲:「我也非常高興能夠看到你,我的故人的後裔,未來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希望你和你的朋友們互相扶持的走下去。不管你做什麼決定,只要你自己不會後悔就好。」

「好。」帝摩斯‧白雲點頭應道。

「最後是瑪姬,爺爺沒有別的希望,只希望妳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威爾爺爺看著她慈祥的說道。

「嗯。」她低低應了一聲。

「我的回憶盒子裝的滿滿的,我的心也滿滿的。這樣一生已經足夠了......足夠了......」威爾爺爺說完最後一段話,便離開人世。

她奔出房門,蹲在牆邊,痛哭失聲。
☹️☹️☹️☹️☹️ ☹️☹️☹️☹️☹️
一群人站在威爾爺爺的墳前,送他最後一程。

祭拜過後,格里西亞‧太陽問道:「那麼接下來,瑪姬要到哪裡去呢?」

「我......」

威爾爺爺離開了,她失去了重心,她也不知道該往哪裡去。

「跟我和狄倫回希農城吧。」夜嵐‧布里安突然間這麼說道。

「到希農城?」她偏著頭問道。

「妳不是有事要找艾倫哥,那剛好跟我們一齊回去。」狄倫‧布蘭頓這麼說道。

「嗯,是呀,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告訴希農主人。」她說。

真的是非常、非常重要,攸關這個大陸的未來的重要的事。
回頂端 向下
http://yueziying.365bbs.tw
 
末班車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搗蛋貓窩 :: 紫藤樓(同人) :: 【吾命騎士】夜嵐 :: ≪番外≫番外-
前往: